首页
漫画新闻
供稿信息
留言板
   
漫画饰品在线
漫画艺术观
联系我们
 
 
   
名家访客
 
  

漫画与艺术

    

    漫画是什么?从“小儿科”的信笔涂鸦到毕加索的《格尔尼卡》,似乎都有人称之为漫画。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而言,漫画缺乏其它艺术的严格和规范,运作的商业化和理论批评的滞后造成了其长期游离于艺术主流之外的现实。
    自杜米埃时代脱胎于寓意性版画以来,漫画一直处在一种无所谓发展、无所谓流派的混沌状态之中,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创作原则拿到今天仍旧放之四海而皆准,依然故我地延续着几百年不变的思维模式,称之“边缘艺术” ,不如叫做“艺术边缘”来得更合理些。
    不过,源自十九世纪末的现代主义狂飙,在改变着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冲击着漫画的诸多层面。尤其像马格利特、德尔沃、契里科等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以其荒诞奇诡、意出画表的作品,暗合着漫画悖论统一的创作原则。从这个意义上讲,许多现代艺术作品在无意中充当着漫画的“象牙塔”的角色。
近几十年来,在漫画的针砭时弊和娱乐大众的传统功能之外,一些有着较前卫思想的漫画家们开始主动探寻漫画的现代化之路。尤其二战结束之后的若干年间,许多漫画界的有识之士仿效其它艺术的展览机制先后创立了一些国际性的漫画展览和竞赛活动,时至今日,世界各国每年都要举办几十个国际展赛,并邀请有成就的艺术家和批评家共同探讨漫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生存和发展的问题。
    当然,由于主办者的出发点和认识水平不同,加上赞助体制和展赛本身生存的需要等等,造成了这些展览在艺术风格和层次上各自不同的面貌。较前卫的展览如波兰SATARYKON国际漫画节、伊朗当代艺术馆国际漫画双年展和土耳其自由报国际漫画大展,充分肯定漫画的探索倾向,提倡创作上的多元化,把作品的艺术含量提升到重要位置。这类大展往往荟萃当代艺术的几乎一切门类,平面作品和雕塑、装置并举,吸引了许多其它门类的著名艺术家参展。并且敢于打破漫画的故有思路,肯定漫画在体现个体精神价值方面的能动性,显示了漫画向当代艺术主流靠拢的趋势。用波兰SATARYKON国际漫画节组织者的一句话来说,“我们提升了漫画的艺术层次”。因此,无怪乎这些展览日益引起国际艺术评论界的关注。
    展览的成功举办引发了创作和理论之间的良性互动,如今在许多国家漫画已经开始“登堂入室”,我们的近邻日本和韩国就有专门的漫画艺术学院,享有盛誉的东欧国际漫画节每年都要邀请著名哲学家出席大展。许多西方艺术批评家把漫画称为第九艺术。在现代漫画起步较早的土耳其,更将漫画升格为与美术同一范畴的概念,和绘画、雕塑、版画、摄影、建筑一起并称当代艺术六大门类,给予很高的重视。
    另外,漫画是属于视觉艺术的范畴,无论如何,作品的技法表现总不是无足轻重的。在国内,漫画的技法弱势成为其遭受非议最为集中的体现,许多漫画只是一个点子,除此而外,一无所有,看不到作者的激情,看不到个性的痕迹,充其量算是智力游戏而已。究其根本,仍然是漫画长期游离于艺术主流之外的结果,作者并没有进行艺术创作的概念。这种情况在国外要好得多,当然与漫画的地位不无关系,当今的欧美幽默画家往往追求一种“不画之画”的境界,下笔稚拙非常,看似粗陋,实则功夫非凡,大得写意之妙。
    与其它艺术相比,漫画有其自身的特点。从共性上讲,漫画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广义的“观念艺术”,有似一些当代艺术“观念先行”的理念,许多漫画从某一既定观念出发,构建艺术整体,这样就等于默认了理性在艺术中的支配地位,实则是在试图把人类理性在物质生活中的巨大成功移植到精神空间里来,直接的结果是艺术被限制在了物质和理性的此岸,成为无关乎彼岸真理的东西。而事实上,做为漫画基石的观念并非一定要建立在理性之上,诸如梦幻、错觉及其它纯个人经验更有理由成为当代漫画与艺术主流接轨的幽径。与此相关的是,在当今中国漫坛很流行的所谓“生活化”的提法,没有人可以否认生活作为艺术泉源的地位,问题在于我们不应当人为地去收窄生活的涵义,不应当只承认白昼的、理性的、社会公众的生活,而否认或无视隐密的、非理性的和个人精神体验的生活。只有如此漫画才有可能避免观念先行所带来的限制和困惑,走出片面性的误区,将不为狭隘观念所束缚的个性激情引入漫画创作,真正体现漫画作为观念艺术的优越性。
    就展览效果而言,方寸之间的漫画的确不能与那些动辙宏篇巨制的艺术作品相提并论,更不用提世纪之交以物化手段武装到牙齿的形形色色的新潮艺术了。与上个世纪初艺术家对于技术的抵制不同的是,当今的许多前卫艺术家们选择了与技术的合作,以声、光、电、多媒体技术层层包装,将流行音乐、流行卡通为我所用,人文精神再也无法抵挡物质高度繁荣的巨大诱惑和挤压,但是否艺术作品的真正价值可用其规格大小和其物化手段的精良来加以衡量呢?事实上,技术进步带来的是人与人之间共性空间的无限膨胀和人类个体精神空间的进一步萎缩,是真正意义的艺术的全面后撤。也许,漫画正可以在此有所作为,填补主流艺术退却所留下的真空,漫画的根本原则其实是矛盾的原则,当漫画所提出的矛盾可以在理性的范畴内得到解决的时候,它是一般意义上的通俗艺术;而当漫画所提出的矛盾无法在现实的理性和逻辑中找到答案时,它已经把自己的支点置于超验的纯粹精神的世界了,这时候便很难用得上任何一种世俗的评判来测度其真正价值了。
    当然,漫画,尤其当前的中国漫画,要想在未来的主流艺术中占有一席之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的青年漫画家们通过参与国际展赛接触到了许多新鲜乃至前卫的东西,但创作上的惯性和生存状态的现实却又使得很多作者变味地去追求获奖,不是从艺术上而是更多地从经济上热衷于那些商业味道浓重、奖金丰厚的展赛。长此以往,从整体上降低了中国参展作品的艺术格调,使得中国漫画家多是在各种展赛上扮演着“后卫”的角色。
齐白石论画有云,太似为媚俗,太不似则为欺世,以此标准衡量当今中国漫坛,欺世纯属奢谈,媚俗却实在关系到中国漫画的存亡兴衰。过去,中国漫画界出现过许多严肃的、有高度责任感的艺术家,今天,当我们的大多数漫人还不太理解现代艺术为何物的时候,一些漫画大国的艺术批评家已经在探讨漫画的后现代问题了。所幸,在中国还有一些面向未来的漫画家,在默默坚守心灵净土的同时,放眼世界艺术的发展,以自己的行动实践着中国当代漫画之梦。


夏大川 2003.1.9



联系QQ:125888100   E-MAIL:bjcartoon@126.com
 建议屏幕分辨率:800×600 像素   网页制作:诚艺信工作室 fan@chinacy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