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画新闻
供稿信息
留言板
   
漫画饰品在线
漫画艺术观
网上书店
 
 
   
漫画艺术观
 

从朦胧诗到先锋漫画(序)

张瑞田

 

    朦胧诗出现的历史背景十分清楚,在一个政权开始调整时,尤其是向人性化的方向调整时,必然引起社会精英的关注,甚至是配合。这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现象学。但是,当我们从美学的角度审视朦胧诗时,我们发现,朦胧诗形态是独特的,它成为前一阶段诗歌作品的反动,它以全新的表现形式,装载了特定时代的情感、思想,成为我们在一个历史时期的精神暗示。

 

    先锋漫画很像朦胧诗,这一点不奇怪,因为朦胧诗也间是当时的“先锋”,既然是先锋,肯定就有先锋的共同特点。可是,我在欣赏先锋漫画时,却不觉是“先锋”,尽管他们表白“先锋漫画力求突破传统漫画以幽默及批判为指导的理论基础,采取具有更大内涵的悖谬理论,即基本的双重意义作为思想支点。”我还是在一种具象中看到了漫画的真实意义,那就是直观的、夸张的、幽默的、深刻的艺术话语。

 

    我理解先锋漫画家们的这种转移,他们试图创新,试图超越,试图用二十一世纪的思维方式拓展漫画的再现形式,进行纯艺术实验,提升漫画的存在价值。年轻人思想活跃,年轻人不甘心成为附庸,年轻人总想在社会变革中敞开自己的胸怀,自然,他们就想尽一切办法特立独行。我支持这种独行,因为我也曾是“特立独行”的一员,我有一万个理由为这样的行为喝彩。先锋是一个非常宽容的词,这就注定了它与艺术有关,大凡不安份的语言、声音、色彩、画面,都有可能在先锋的框架下得以生存。它会原谅探索,原谅错误。

 

    先锋漫画的宣言可以和先锋漫画分开来看,宣言是一种倾向,它常常与实践背道而驰,并混淆是听。作品是客观的,维特根斯坦说,在下棋过程中,人们不会去指出作为意义的外在对象,而只是看到输赢。对先锋漫画,我想看到的也是它的输赢。作品是作家的外在表现形式,读先锋漫画,不难看出漫画家们的高素质,他们有扎实的专业功底,有出色的造型能力,有深刻的哲学思想,有完整的知识结构,与上一代漫画家不同,他们在城市里自由生活、思考,对生活表层的某些杂质不屑一顾,他们的兴趣在于建立新的漫画意识,剔除传统漫画的一元价值观,把漫画小品式的肆虐和说教陋习,逐一修正过来,强化漫画独立的艺术价值,这也许就是他们所向往的漫画现代化之路。

 

    在我举双手赞成先锋漫画家们的创作理念和艺术实践时,我对基于现实主义的漫画大调侃、大幽默始终怀有好感,那种平民化的、独有的艺术力量,让我感受到了社会的公正。我不敢强求漫画的济世作用,但是,在公共秩序受到威胁、道德规范遭到破坏时,我们却在探讨漫画的主旋律,岂不是贻笑大方。我知道先锋漫画拒绝主旋律,他们的忧虑是“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而言,漫画缺乏其它艺术的严格和规范,运作的商业化和理论批评的滞后造成了其内涵长期含混不清、游离于艺术主流之外的事实。”他们不接受这样的事实,在多元化或准多元化的现实社会里,哲学的感悟,造型与色彩的细致体验,要求他们改变漫画的“政治波普”,校正漫画的人文主义基调。勿庸置疑这种工作及其有价值,我也希望看到从这一起点出现的漫画——他们所说的先锋漫画。

 

    发端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朦胧诗运动早已经落下帷幕,不过,他们遗落下的思考的声音、怀疑的声音、痛苦的声音、透明而纯洁,成为中国二十年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的精神力量,坦然地进入中国的当代文明史。漫画何为?先锋漫画的文化落脚点何在?我们看吧,耐心地看,平和、宽容地看,理性地看,感性地看,我们会看到一个个性化的艺术世界,这个世界就由先锋漫画家们构筑,就由我们——热爱生活的人共同构筑。理由再简单不过了,因为漫画是立体的、形象的、轻松的“言论自由”,至少我这样认为。

 

作者简介:张瑞田,男,1963年生,著有《在政治的浪尖上——我对首脑们说》、《远东喋血——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在中国实录》等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任北京某周刊社总编辑。


联系QQ:125888100   E-MAIL:bjcartoon@126.com
 建议屏幕分辨率:800×600 像素   网页制作:诚艺信工作室 fan@chinacyx.com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